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孤独不是一种脾性,而是一种无奈。

小玉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世界全是您的身影! 您是我的整个世界!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  

2011-11-29 07:00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清晨的扉窗轻沾昨夜的寒露,似余得几许旧时梦影,掩眉,落处,尽是无语,轻掬一湾初凉的心绪,散淡的一季,菲薄的流年,轻轻回眸之间,往事已洇染成殇,流光的烟尘渐渐幽浮起来,挥一袖风雨,掷出丝丝缕缕的涟漪,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题记

 

  红尘难断,情愫怎还?流年沧桑,尘埃掩盖妆镜前谁的发簪?彼时西厢,花开媚献,琵琶弦轻弹,燕歇枝头春色满园,你舞步翩然,嘴角微扬,显得如此温婉,桥下流水静静淌,流进了江南梦乡,而今,往事历历,一切都成为幻象,徒留我抱着缺憾,止不住声声喟叹。

  情未央,纵然你已不在我身旁,纵然我只能孤影自赏,纵然我一直眷恋百般。当一缕清风拂过牵魂的霓裳,你是否还会想起过往?百合的芳香,江南的雨巷,依旧在你轩前飘散,且看,破晓寒霜,润湿了花瓣。远处的山峦,携着谁的念想,独自伫立着神伤,倩影瞒珊,想问,你为何如此默然、如此默然。可怜我孤人倚前窗,无尽感伤。任凭我嘶声呼唤,却得不到,你的一次回望。曾几度迷茫,几度蛮荒,此刻只能随风飘散,而你会在哪一方,一直不知返?

  是谁的伤?渲染了我泣泪的诗行?为你我曾经旖旎明媚,为你我曾经执著不懈,为你我曾经无怨无悔。多少个辗转不眠之夜拥着旧梦残睡,多少个泪眼瀛瀛之时相对痴望的萧疏,昨夜梦里似见,幽怨相问,你可否如我一般对前缘旧事执执难忘?隔世之湄,你是否依然涉云河、踏月色践情约而来?

  梦衣我华裳,袭我以幽伤,沉燃眉尖,惶然而飘忽,且将梦境交付现实的幻景,心底的沧桑已历尽了千万次的涤濯,生命赋予的绵长与短暂,已轻淌成一涓清丽婉约的词曲,每一曲都是我今生今世最纯真的绝唱。

  凝望窗外,秋意已渗透云端,循着一缕清泠的寒,轻语,一语已是近在咫尺,心念,却是天涯相隔,黯然褪去缀满青腕的墨香,和着弦韵幽然,凝成一抹水影映湿的思念。

  簌风依依,无声的拂拭记忆的丝絮,将我沉寂的心事一一散落在江南的深处,迢遥一片惆怅的碎影,秋风不曾解语,万种芳华亦为枉然。秋风瑟瑟,深黄的树叶铺叙着庭院小径的宁静,萧萧的落成一地的忧伤,轻轻的踱步于此,心绪不觉惘然,若许瘦尽尘香的追忆,错落于十月的班驳光阴,飘散了漫天的灰飞烟灭,那些刻骨铭心的印记怎么才能够在一翦秋色中择露而栖,汲取我相念的双眸。

  等风,把泪吹干,等雨,释我万丈愁肠,等云,搁在心里缓缓旋荡。花落不知去向,叶落己知秋寒,我站在另一端,无奈的张望,张望着江南里你的脸庞。依稀间泛着泪光,混淆了来时的模样。相思情长,日夜辗转。想你,值得我寝食难安,两鬓霜满。

  或许不再出现丝毫期盼,或许仅仅是宿命不堪。世俗纷繁,只是我心中那深深的惆怅,一直无法释然,亦难以隐藏。人世无常,你眼中那盏浅显的失望,夜里独自绽放。花败叶发黄,枯叶静静歇在土地上,把我们的流年轻轻浅唱。

  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生命中的山盟与水久长的落在记忆的忘川,漫长的流转与幻灭清晰的镌刻在孤寂的三生石上,初心的衷意掩于这一塘秋水之中,廓然清淡,曾经倾情的相遇,已成天生命中至善至美,赴一趟风花雪月,此生已然足够。亿光年的沧桑变幻,你依旧是我魂牵魄萦的梦里伊人,晓夜微寒里,静听落叶成残,铺一地过往,我的泪已断作七弦,东风碎了卷帘内人比黄花瘦的寂然,无暇的眸中,惟剩一抹旧时潇湘月色,任我一纸情长,欢喜悲伤。

  秋意阑珊,西风渐紧,吹落黄叶满地,回首向来萧瑟处,如何萧瑟的却只是内心的沧桑?今昔何夕,虚设的良辰美景已望不穿重重烟水,晓风残月的惆怅,影影绰绰的氤氲着菱花镜中最后一抹凄怆的苍白。

  终于风轻云淡,天空晴朗得很端庄,河畔边的柳絮纷扬,流水荡漾。你寂静起帆,驶向可望不可及的彼岸。载着我们曾经过多的信誓旦旦,走得如此匆忙,如此安详。把我遗留在湖畔,只影成双。陪我的是一抹如血残阳。暮色开始委婉,在枝桠上徜徉。心觉不甘,却只能凝望着你消失在这即将到来的夜晚。

  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情到深处人孤独,爱至穷时尽沧桑,尘烟散尽,深情己成为过往,你我已隔断天涯,流光碎影轻拢着千年的落寞,将一卷长长的幽梦碎裂成幸福的词章,于沉沉雾霭之中渺无痕迹,剪一段秋色裹住离伤,化羽,化絮,为灰,化为秋露的一滴珠点,滴落成行。

  流水今日、明月前身,虚空的缘分为我锁梦,但藉这梦影中依傍的暗香纷纷,逝落一曲倾世凡歌,归来,抑是离去,迢迢如梦,空忆梦中人,万丈红尘烟火中守望的依然是我隔世不渝的坚贞。

  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爱旧了,天老了,在生命的罅隙里,用时光跌落的暖彩,拼凑你的足迹,岁月嫣然一笑,我看到横流的沧海,我的永远,被搁浅,露重的月华无眠,嘲讽我们的风筝断了线。我用苍天写下缱绻,沁透思念的你重现,不尽的前缘,难诉沧桑潋滟,恨太短暂,抵不过残恋。你要的温柔眼帘,是我用红尘命格弥漫的誓言,隐没的留恋,在海岸线蜿蜒,水云之间,一湾情缘,轮回再起时安眠。你给我的歌谣,散入碧落成绡。

  锦瑟的流年贪恋在诗句中你我难晓,弦断的太早,指尖将繁华萦绕,红袖揉碎了往昔如刀,这流年的妖娆,美过一寸相思弱水东绕。醉了青衣华袍,等到了海潮,看不透情字天荒地老,旧了今朝。经年,谁许我一纸情伤?即使以爱的名义,一样苦涩,爱未满,仅有相思,一如指尖沙,繁华一刹,梦破裂坠落的瞬间,才明白幸福的味道,终是千山暮雪,只有笑魇无双,淡入传说的繁华,如昨、如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